山寨手机深圳两会代表议山寨机:转正后能否续写辉煌_我的网站
www.l79.org

山寨手机深圳两会代表议山寨机:转正后能否续写辉煌

两会代表关于“山寨”的建言近日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全国人大代表、TCL董事长李东生认为,“山寨”这个词本身没有什么可批评的,它在效率、速度等方面可以做到登峰造极,这是优点;山寨机是一种自然现象,它本身有可取之处。但他同时表示,大家不是对山寨机的超低价有看法,而是对它的竞争方式有看法,“你不能偷税漏税、坑害消费者。以前走私手机零部件也是由黑手机厂商生产,这是损害国家利益;而且,这样造成了不平等竞争、不正当竞争,因此山寨机应该纳税,正规经营”。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移动总经理沈长富则说:“从国家产业政策上来讲,怎么支持国内这方面产业的发展,应该有一个更有效的推进的措施,促使它正规经营,毕竟它活跃了经济。”他同时表示,山寨机如果说违背了规律或者说违背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规则,那最终还是会伤害经济利益的,还是会对经济的发展不太有利。

  如今,“山寨”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生行业,作为2009年IT产业的最大活跃因素,对于山寨机的发展,遵循市场规律,高举扶持与监管并举的大旗显得尤为关键。

  山寨机受市场认可

  近来关于“山寨”一词的争论闹得沸沸扬扬。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在近日举行的深圳市四届人大六次会议主席团第三次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修改稿提交主席团会议审议,根据代表意见,报告作了40多处修改,“山寨”一词被其他表述替代。“主要是有代表建议(删改),代表认为这样表述可能会涉及到侵权,让别人觉得是不是深圳有很多山寨企业。所以采纳了代表的建议。”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表示。

  一时间“山寨”这一民间意味十足的词汇是否应被写入政府的工作报告,成为业界争论的焦点。但不可否认的是,山寨手机目前已占据了国内手机销售的相当大比例,媒体关注山寨机可以理解,但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根据一两个事件对山寨机整体下结论并不合适。山寨机成功有其成功的理由,这些理由有些是合理的,是品牌机应该学习的,而有些违反有关规定的则应坚决打击。

  一个科学的观点,我们不应该简单对山寨机及其生产厂商下结论,而应该是深入研究后适时分流,促使山寨这个产业升级,优胜劣汰。

  全面封杀不切实际

  我们不得不承认山寨机对整个消费市场的贡献,很多品牌手机因此告别了暴利时代,大幅降低售价甚至还推出不少中低端机型,消费者因此享受到了实惠。另一方面,山寨机的出现也有效促进了整个手机产业的良性竞争,给了很多后起的中小型手机生产企业更多发展的机会。

  不过,随着近年越来越多山寨机涌向市场,部分山寨机生产商用一些翻新或者劣质的元器件滥竽充数,并且无法提供良好的售后服务,这不仅影响了正常的市场秩序,更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尽管目前的山寨机仍有诸多被人诟病的地方,但其低廉的价格和强大的功能却受到广大三、四级市场消费者的欢迎,并在广大打工阶层和学生中拥有了一批“忠实的支持者”。据赛诺公司最新预测报告数据,2009年手机市场的实际销售规模将达到约2.08亿部,比上年增长34%。其中,品牌行货的销售是1.06亿部,也就是说,其余1.02亿部为山寨机或水货,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可见,全面封杀山寨手机,是不可能,也是不符合中国消费的基本国情的。

  扶持与监管并举

  在上月21日召开的深圳市政协大会开幕式上,深圳市政协常委、市社科院院长乐正指出,如果政府对深圳红火山寨电子产品加以引导扶持,使山寨手机走出山寨,走上自主创新之路,“山寨军”有望成为深圳建设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基地的一支生力军。

  不可否认,当这些山寨企业接受招安,纳入国家统一管理体系之后,从游击队晋升为正规军,通过规范化运作和经营,生产规模和销售得到提升,必然就能够接纳更多的人员就业,从而缓解日益严重的就业压力;同时,因为更多专业人才的加入,营销体系的完善,销售收入自然会有大的飞跃,从而创造更多的生产价值和社会价值。据业内人士分析,如果山寨机能招安成功,将在一年之内增加就业人员10万人以上,销售规模提高一倍。所以,招安山寨机,将为如今低迷的市场环境和严峻的金融危机注入一剂强心针,为经济的复苏贡献力量。

  宇龙酷派副总裁苏峰认为:“我觉得好像‘招安\’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前提,因为其实整个终端市场的规则对大家都是一样,你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降低一些测试费用、降低一些门槛,但是对大家还是一样的。对于山寨机可以说不能一笔抹杀或者一棍子打死,我觉得凡是符合国家相关政策、相关法规,同时关注产品质量、关注消费者利益,同时又关注企业社会责任、企业社会效益的企业,在整个山寨机的发展过程中会得到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另外,在关于山寨机纳税,正规经营的这个问题上,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则认为:“任何一家企业都应该依法纳税,这与是否为山寨机无关。而所谓的山寨机没有正规经营也是因为具有一定的门槛。”阚凯力指出,动辄几十万元的手机入网检测费就是门槛之一。进而,阚凯力还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那就是可以对手机芯片进行检测。“这些山寨机用的都是联发科的芯片,只是在外形上大同小异而已,所以,可以对芯片进行检测,如果非要检测手机,可以抽检”。

  总而言之,山寨机的发展与成功,是中国特有市场的特殊情况,比起那些明目张胆,违反国家法律的走私手机和以次充好的翻新手机,山寨机还是多了一些自立的骨气。在现今金融危机下,对于山寨机的发展,一切按市场规律出牌,建立长效的监管机制显得尤为重要。


0.363148927688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