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记忆美国中国企业完胜美国芯片337调查案_我的网站
www.l79.org

芯片记忆美国中国企业完胜美国芯片337调查案

美国时间2009年12月29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以下简称“ITC”)对芯片337调查案(案号:337-TA-630)作出终裁,裁决该案被申请人没有违反美国337条款。因使用涉嫌侵权芯片而被卷入该案的我国深圳记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记忆科技”)至此赢得完胜。

  这一胜利对于在美国337调查中始终处于被动挨打、难以胜诉的我国企业来说,无疑是久违了的重大利好,具有典型的示范效应和借鉴意义。

  芯片337调查,震荡芯片行业的大事

  芯片337调查案是ITC于2008年1月14日,根据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Tessera公司提交的申请而发动的。而所谓的“337调查”,源于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其规定ITC可对进口中涉及侵权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进行调查和裁处;ITC有权对侵权企业下达排除令和(或)禁止令,禁止该类产品的进口和销售。

  涉案公司多是台湾企业和相关美国企业,包括台湾宏碁公司(Acer, Inc.)和宏碁美国公司(Acer America Corp)、台湾威刚科技有限公司(A-Data Technology Co.,Ltd)和威刚科技(美国)有限公司(A-Data Technology (U.S.A.) Co.,Ltd.)、日本Elpida内存公司(Elpida Memory, Inc.)等。深圳的记忆科技是惟一来自中国大陆的公司。

  Tessera公司实力雄厚,掌握着整个芯片行业的核心技术。Tessera的出手足以在行业里引起极大的震荡,何况此次出手横扫多家芯片制造商和封装商以及使用芯片的下游厂商,意欲将18家公司的最小尺寸封装半导体芯片以及含有此芯片的产品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严禁其在美国市场销售(含进口)。因此,此次调查案可谓是撼动芯片行业的一件大事。

  与其对垒的记忆科技,也非无名小辈。记忆科技是中国最大的动态随机存取存储产品制造商,是国际和国内著名个人电脑厂商和通讯设备厂商的战略供应商。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Suppli 2006年的统计排名,记忆科技的内存业务规模位列全球第四。

  但应诉与否,记忆科技也曾徘徊。

  应诉与否,本身就是问题

  众所周知,美国法律繁琐、律师费用昂贵,巨额的成本及未知的胜算使得大多数中国企业在类似的诉讼中选择放弃。而记忆科技的最初犹豫还来自于其“间接侵权”的涉案行为方式。记忆科技在本案中属于外购芯片的下游厂商。它只是因为将自本案另一被申请人购买的涉诉芯片安装进其模块之后提供给相关个人电脑和通讯设备厂商而涉诉。一方面是高额的应诉成本,另一方面是似有牵连之嫌的非直接侵权行为,这让记忆科技不得不在应诉前做一番衡量。不止如此,中国企业在类似案件中的败诉经历也难以让记忆科技踌躇满志地从容应对。Tessera公司就其封装芯片曾提起的另外两起337调查案(337-TA-649和337-TA-605号,其中,337-TA-649号调查被原告申请终止)中,涉案的中国企业如高通公司就被ITC裁定违反了337条款,颁布了有限排除令和停止令,被申请人的涉案产品因此被拒美国市场之外。

  但不应诉,后果严重!在业务垂直整合序列中,记忆科技处于中间位置。当时还没有京瓷案,在ITC程序中,那时ITC可以将被申请人生产的侵权产品的下游产品列入有限排除令范围之内,若ITC认定记忆科技存在侵权行为且颁布了有限排除令,记忆科技生产的含有涉案芯片的下游产品也一并不得进入美国市场。若ITC认定记忆科技存在侵权行为且颁布普遍排除令,则含有记忆科技涉案芯片的下游产品,如手机、电脑,都会被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不论ITC针对记忆科技颁布有限排除令或普遍排除令,都势必影响到记忆科技及其客户在美国市场的业务。这还不是全部!普遍排除令的签发将对我国芯片行业造成严重打击。


0.4188020229339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