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国中国企业绕过贸易壁垒 中国新能源雇主身份受欢迎_我的网站
www.l79.org

德国中国中国企业绕过贸易壁垒 中国新能源雇主身份受欢迎

尽管一些德国太阳能企业对来自中国的新能源产品充满了戒备心理,但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蓬勃发展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同时也帮助德国设备生产商渡过了艰难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时,中国新能源企业从德国引进了很多成套的光伏生产设备。从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中,德国企业受益匪浅。”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驻华代表韩佩德在近日举行的中德低碳环保高端论坛上对记者说。今年上半年,德国对中国出口的增长幅度超过了50%。

商务部副部长蒋耀平在论坛发言中谈到,中国是德国在欧盟外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出口目的国。据商务部统计,2010年1~8月,德中双边贸易额达到了908.9亿美元,同比增长39.7%。其中,中国自德进口476.1亿美元。

然而,这个以技术见长的发达国家已经不再满足于把中国企业仅仅当作一个“客户”看待,德国经济管理部门十分期待能够得到来自中国新能源企业的投资。韩佩德说:“我们欢迎中国企业能以‘雇主’的身份来德国。”一项德国最新的研究表明,中国企业以投资者的形象在德国出现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中德合作来说,这开始了一个新的局面。

德国加速铺就“绿色复苏”之路

在中德低碳环保高端论坛上,德国驻华大使馆环境与气候变化参赞考杜拉?吉内兹直截了当地指出,两国的投资还处于不均衡的状况,“在过去几年里,德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已经达到了170亿美元,但是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投资总共为9.2亿美元,2009年是1.24亿美元”。

实际上,只是进行单纯的数字对比很容易让人忽略背后积极的一面。“近些年来,中国在德国的投资大幅度增长,2004~2009年中国在德国投资总额增长了3倍,涉足的投资项目已经增长了20倍。”韩佩德为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日渐活跃感到兴奋。考杜拉?吉内兹随后对此也做出了积极评价,“现在来德国投资的中国公司越来越多,他们在德国的经济增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有关气候变化谈判的坎昆会议正在进行,考杜拉?吉内兹透露,欧盟目前的目标是在1990年的基础上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低20%,在明年初,欧盟可能把这个目标提高到30%。今年德国形成了新的能源方案,明年1月份会正式生效,目标是到2020年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40%。从整个欧盟国家的减排情况看,德国显然是个“优等生”。

德国政府这项雄心勃勃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在未来将为整个可再生能源产业链带来商业机会。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可再生能源与资源部经理托比亚斯?霍曼认为,这项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要通过发展可再生能源来完成的。到2050年,德国二氧化碳减排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50%。

中国新能源企业能够适应德国“水土”

但是中国企业仍在怀疑德国可再生能源市场商机是否会有德国经济部门“吹嘘”得那么大。“德国削减了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未来前景如何谁也不知道。”山东力诺瑞特新能源公司的一位副总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尽管希望了解到更多有关德国投资的情况,但这家来自山东的新能源企业还没有对德投资的打算。

中国企业担心随着补贴的削减,德国未来的市场空间并没有描绘的那么美妙。对这家国内企业来说,进入潜力巨大的印度市场是更为实际的选择。这位负责人透露,为绕开印度的高关税壁垒,他们与印度当地企业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消息在几个月后就会宣布。”这位负责人说。

德国的《可再生能源法》在今年年中的时候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对此,霍曼解释说:“德国每两年会对可再生能源法修订一次,这是由市场价格决定的。我们现在生产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大幅度降低,所以推广可再生能源产品不需要政府提供那么多的资助。”

“对太阳能企业来说,贴近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对市场的反应时间会更短。其次,运输的费用也会比较低,而且在德国生产也可以避免一些汇率的风险。”霍曼的说法打动了一些中国企业。“今天打开手机一看,1欧元对人民币不再是以往熟悉的10元钱,而是8.8121元,”在11月29日,一位新能源企业的负责人给记者看他手机中的汇率牌价。对向欧洲出口的中国企业来说,这意味着中国产品的低价优势受到动摇。在这位企业负责人看来,到欧洲投资最主要的目的是规避汇率风险。

中国新能源企业长期依赖低成本劳动力、低能源价格、低环境成本,而获得了价格竞争优势。在德国等发达国家投资市场,中国企业的这些优势将不复存在,换了“水土”的中国企业是否还有竞争力呢?在中国的风能领域名气并不算响亮的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在德国风能圈里则是响当当的一家企业。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在2007年投资了德国图林根的一家风电机厂。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原是这家德国企业的客户。由于管理问题,这家德国企业濒临破产,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就此接手这家风电机厂,并使其扭亏为盈,挽救了这家历史悠久的德国企业。这个在投资领域上演的现实版的“王子”成功解救受困“公主”的故事给德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目前,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公司持有100%股权,并利用德国技术将风机叶片供应给欧洲市场。”在霍曼看来,这是个完美的结局。

从以上例子来看,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在德国投资可再生能源不仅能够进入一个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且还能通过本地品牌影响力和高质量产品的声誉获得极大的竞争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对满足投资商急需的资金需求有相关的资助措施,比如说德国建一个工厂,德国政府补贴50%的资本金,对大型企业来说可以得到30%的补贴。

中国新能源企业成为德国招商机构追逐的目标

霍曼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目前到德国投资可再生能源的企业主要来自于北美和欧洲。

不过,霍曼更希望能够吸引来自亚洲的新能源企业,这是他未来工作的重点。霍曼告诉记者:“首次到德国投资的中国公司可以生产一些太阳能组件,中国公司可以考虑投资德国的东部,因为在东部建厂可得到较多的投资补贴,而且投资费用也比在西部生产要低30%。”

尽管太阳光顾德国的时间不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时间长,但由于对可再生能源的大力推进,经常云层环绕、不见日光的德国,已经成为在利用太阳能竞赛中的领导者。2009年,德国太阳能光伏装机容量总计达3.8亿千瓦,占全球新增装机容量的一半以上。

德国是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场,同时也是一个对国际企业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尤其在德国东部,可再生能源投资条件优越。

德国东部的“太阳谷”已经初具规模,这个“太阳谷”囊括了德国东部的萨克森、图林根、萨克森-安哈特3个州。经过不到10年的发展,“太阳谷”的实力已经不可小觑――这里集中了近百家全球太阳能企业,专注于太阳能的研究机构就超过60家;这里集中了德国太阳能产值的43%,太阳板产量的65%,占全球太阳能板产量的15%。霍曼介绍说,“德国政府在德国东部投资几十亿欧元用于改善交通、物流、通信系统。同时,东部离零配件供应商比较近,简化了产品总装的工作”。

德国《可再生能源法》规定的强制光伏上网电价(feed-intariff)机制,为安装太阳能电池面板提供了强有力的激励。德国法律要求在未来20年里,电力公司以固定高于市场的价格,购买可再生能源系统生产的所有可再生能源。这为可再生能源提供的电力产品打下了牢固的消费者基础。这种机制已经开始产生效果:德国的房主们积极争当“绿色家庭”,居民们迅速地在屋顶上架设了太阳能电池面板,农场主也在以前牧羊的地方安装了太阳能电池。

“大部分德国人都有自己的房子,产品的质量对他们来说非常关键,太阳能生产企业在德国市场能不能站稳脚跟,这点非常重要。”霍曼希望中国企业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德国当地的消费习惯,“对德国的客户来说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非常想确认的一点就是光伏设备也好、模块也好,都应该是使用寿命非常长的,是非常可靠的,同时也要有好的售中和售后服务”。


0.278820037841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