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半导体工厂三星电子增长急刹车 企业转型岔道口_我的网站
www.l79.org

三星半导体工厂三星电子增长急刹车 企业转型岔道口

以压倒日本企业之势快速增长的韩国代表性企业三星电子发生了变化。虽然市场份额仍位居全球榜首,但液晶和半导体的收益在迅速恶化。被称为“模仿日本”的该公司能否转型为充满创造性的企业呢?

在韩国首都首尔以南约80km处,有一个被称为“三星显示器城(SamsungDisplayCity)”的“小镇”。在这个总面积达456万m2的宽敞厂区内,耸立着三星电子集团的液晶面板工厂和供2200户家庭居住的员工高层公寓。这里是推动三星电子迅猛发展的液晶技术的汇集地,为防止信息泄漏,城中随处可见“禁止拍照”的标志。

在这种肃杀的氛围中,担任向导的三星电子LCD业务部部长李浩宰用流利的日语告诉了笔者一件意外的事情:“这里是以龟山等为原型设计的”。

他所说的龟山是指位于日本三重县龟山市的夏普的电视液晶面板“龟山工厂”。李部长补充道,“以龟山为原型设计的”,是指“在建设工厂时参考了龟山工厂的设计”。比如,三星显示器城中有用来储存面板生产工艺所需大量工业用水的水池。这种水池在龟山工厂等很多日本的面板工厂都能看到。

三星电子模仿的不只是工厂设计。该公司还积极汲取了日本的液晶技术。用优厚的待遇吸引了日本的液晶领域技术人员,让他们进行技术指导。

凭借向工厂投入的大规模投资以及灵活的营销方式,2006年以后,三星电子的液晶电视全球份额已遥遥领先于日本企业,稳居首位宝座。

随着业务的扩大,三星显示器城也在迅速扩张。李部长表示,“由于工厂的厂房增加,厂区用地紧张的情况的出现要比预计的时间早。员工停车场不足是眼前最亟需解决的问题”。

不过,三星显示器城会一直繁荣下去的保证却已不复存在。

份额第一的液晶和半导体业务开始失速

2011年第一季度,三星电子的液晶业务突然失速。液晶等面板业务的合并营业损益转为亏损2300亿韩元。液晶电视等家电业务也失去往日光彩,营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80%,为1000亿韩元,出现了大幅减少。

急刹车的不光是液晶相关业务。半导体部门也出现了增长停滞现象。

在半导体领域,三星电子也从日本技术人员身上学到了很多技术。在首尔近郊的龙仁市和华城市一带,三星电子建设了名为“三星纳米城(SamsungNanoCity)”的半导体生产基地,DRAM从1992年开始、NAND型闪存从2002年开始一直稳居全球份额榜首。不过,这些都在2011年的第一季度结束了,半导体业务的合并营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16%,降至1万亿6400亿韩元。

从三星电子整体来看,2011年第一季度的合并业绩销售额营业利润率为8%。比起同期松下的2%和出现亏损的索尼等,其利润率仍然很高。虽说如此,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3%、降至2万亿9500亿韩元。

份额位居榜首的三星电子也受到了全球性的液晶电视、液晶面板以及半导体价格下跌的影响,被卷入自己挑起的价格战中来。

学习日本的技术,通过大额设备投资将生产效率提高至极限,从而超越日本企业——这种“三星模式”的局限性现在已显现出来。

三星电子LCD业务部专务李贞烈对此持乐观态度:“虽然第一季度行业整体都陷入到液晶面板供应过剩的困境中,不过我认为已经触底。第二季度面板行情将逐渐好转。成本削减也在稳步推进之中,今后收益有望恢复”。

那么半导体业务又怎样呢?三星电子系统LSI业务部社长禹南星表示,“如果通过省能等来提高产品附加值,便可提高半导体业务的收益。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的处理器业务咨询十分活跃”。

虽然三星电子的高管的发言都充满信心,但液晶和半导体市场前景都充满了不透明感,则是不争的事实。

目前,中国兴起了投建电视用液晶面板工厂的热潮。中国大型企业京东方科技集团(BOE)、著名家电企业TCL集团的子公司均计划在2011年内启动新工厂。其他公司也纷纷申请在中国投建面板工厂,如果当地政府批准这类申请,市场肯定会陷入慢性供应过剩的局面。

毫不动摇的“垂直模式信仰”

三星电子向面板工厂进行大规模投资的战略可能会事与愿违。

目前,三星电子持续进行大笔设备投资的原因在于坚信“垂直整合”的商业模式。垂直整合模式是指从核心部件开始一条龙自主生产商品的方式。

除了认为未来性较低的部件外,例如最近决定出售给美国希捷科技的HDD,三星电子一直坚持自产核心部件。采取尽量不从其他公司采购部件的方针。

三星电子希望对每种商品都采用这种垂直整合模式。因此,液晶电视也采取从面板开始全部自产的一条龙生产体制。

垂直整合模式的优势在于,“提高部件生产效率即可提高利润率”、“即使核心部件供求紧张时,也可从公司内部稳定采购”、“可立即在商品中应用自主开发的新技术”等等。但另一方面,由于向工厂投资的数额巨大,需求减少时的损失也会非常大。如果面板市场行情逐渐恶化,那么面板工厂便会变成负担。

的确,三星电子以前向面板工厂进行的果断投资也发挥了作用,在液晶电视市场上领先于其他公司。然而,近年来液晶面板的价格一直在不断下跌。

如果能以低价格从外部采购面板,那么专门新建工厂进行自主生产的意义就不大了。

从其他公司采购面板的“水平分工”型商业模式在成本方面具有优势。索尼和东芝都打算凭借水平分工模式生存,日本企业中的垂直整合模式代表——夏普也在前不久推出了将从中国大陆和台湾采购20~40英寸面板的方针。

只有三星电子仍然坚守着追求垂直整合模式的信念。该公司以2013年投产为目标,最近刚刚着手在中国建设液晶面板工厂。

从三星电子坚定的态度上,可以看出该公司的业务战略:在最终获得胜者利益之前,展开投资竞争,静观其他企业退市。但事与愿违。虽然日本企业纷纷退出,

但以低成本为武器的中国大陆和台湾面板厂商逐渐崛起,消耗战很可能没有尽头。

三星电子在半导体领域也没有放松设备投资。纳米城目前正在建设最新型的NAND型闪存工厂。其产品不仅用于自家产品,还将为满足其他厂商的需求而增强产能。

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的普及,预计NAND型闪存的需求会日渐旺盛,产品价格也很稳定。但半导体部门业绩低迷的原因——DRAM的价格仍在持续下跌。

另外,受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大批上市的影响,需要多个DRAM的个人电脑销量全球均停滞不前。也许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用NAND型闪存和处理器业务会变得活跃,但在收益方面可能还无法弥补DRAM市场的低迷。

LSI业务部的禹南星社长也很担心这点,“目前,我们正在谨慎分析需求动向”。

三星电子也没有忽视云服务化这一IT(信息技术)服务新潮流。云服务的用户在网络上保存数据,而非终端上。也就是说,智能手机和平板终端配备的NAND型闪存等存储器只需较小的容量即可。如果一举推进云服务化,即使建设NAND型闪存工厂,由于无需那么大的存储容量,很有可能延长投资的回收周期。

向变幻莫测的IT领域投资时,往往同时承担着产业结构和技术潮流发生巨变的风险。

与苹果公司的巨额交易前景不明

三星电子半导体部门拥有的收益构造矛盾也逐渐凸显出来。

对于半导体部门来说,最重要的外部客户是美国苹果公司。苹果委托三星电子生产嵌入智能手机“iPhone”和平板终端“iPad”中的CPU(中央处理器)。由于这是用于热销商品的CPU,交易量十分庞大。

但在业内正流传着一种观点:“苹果早晚会取消委托三星电子的生产订单”。这是因为三星电子正在以智能手机“GalaxyS”和平板终端“GalaxyTab”与苹果展开竞争。

从智能手机的供货份额来看,2011年第一季度三星电子达到10.8%,猛追份额为18.7%的苹果公司(美国IDC的调查)。在半导体业务中密切合作,而在智能手机等领域激烈竞争,这种矛盾关系日益明显。

虽然禹南星社长佯装平静地表示,“即使与苹果的关系恶化,那也仅限于(智能手机等)便携终端领域。不会对半导体业务产生影响”,但如果失去这个大客户,对三星电子来说将是严重的机会损失。

实际上,三星电子的管理层也认识到,从长远来看,不能再继续依赖液晶和半导体业务的收益。三星电子就有一个场所专门用于培养员工的这种危机感。

模仿模式的极限

在首尔郊外龙仁市绿意盎然的山间,坐落着三星集团的研修设施“人力开发院”。从新进员工到干部主管都要在这里集训,彻底学习该公司的经营哲学——“核心价值”等。

在位于广阔的院区中心的“创造馆”墙壁上嵌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三星电子的最高经营者——会长李健煕的“名言”:“我们的主要产品都将在十年内消失”。

李健煕会长曾因涉嫌非法资金问题而被起诉,之后引咎辞职。在2年后的2010年3月重任会长时,为激励组织而说出了上面的那番话。其后面的一句是“我们必须进行自我革新。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最高经营者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煕向员工们强调意识改革的必要性……

这并不是李健煕会长首次强调改革的必要性。2006年他就提出了“创造经营”理念,要求员工们发挥开创新业务的创造力。

人力开发院的目标是“努力培养出富有创造性的人才。采用创新的工作方法,如果能凭借新业务和新产品开拓出新市场,这就代表着成功”。

以前索尼凭借便携式音乐播放器“Walkman”推广了“随时听音乐”这种青年文化,苹果通过结合便携式音乐播放器“iPod”和网络发送服务“iTunes”推出了IT业务的新方式。目前三星正计划转型为这类企业。

不过,自提倡创造经营起已过去5年,但至今仍未出现可代替液晶和半导体的新业务。对此,人力开发院干部表示,“形成创造性企业文化还需要时间”。

在2011年第一季度的结算中,唯一实现增益的部门是手机等通信终端业务。该部门的营业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31%、达到1万亿4300亿韩元。拉动通信终端业务的是销势良好的GalaxyS。该产品与音乐发送服务“MusicHub”等捆绑销售。

三星电子移动通信业务营销部门主管李英煕专务自豪地表示,“虽然GalaxyS的上市时间推迟至2010年,进入市场较晚,但顺利扭转了局面。2011年4月上市的最新款仅在韩国第一个月就卖出了100万部”。

不过,该产品很明显是在模仿苹果。苹果已经以“GalaxyS和GalaxyTab的操作性等酷似iPhone和iPad,侵犯了苹果的专利”为由,对三星提起诉讼。

三星集团2010年5月发表了十年经营计划,计划2020年之前重点投资“太阳能发电系统”、“汽车电池”、“发光二极管”、“生物医药”以及“医疗器械”五个领域。

因为三星预测,太阳能发电和汽车电池将作为化石燃料的代替能源需求增加;发光二极管将逐渐取代传统灯泡;医疗方面全球的高龄者将逐渐增多。

但这五个领域都不是三星集团自主开拓的新领域。这也许就是以吸收日本技术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企业的局限性。

即使是模仿,最终是凭借夺取份额首位的追随型业务来实现增长呢,还是会转型为真正能产生创造性产品和业务模式的企业呢?

三星电子现在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十字街头。


0.3015379905700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