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零组件全球三星成科技业魔鬼与天使:掐住关键零组件要害_我的网站
www.l79.org

三星零组件全球三星成科技业魔鬼与天使:掐住关键零组件要害

    科技大佬话三星

    科技大佬话三星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导读:台湾《经济日报》今日刊文称,从苹果、台厂与三星之间的竞争关系来看,三星被视为是魔鬼。但微妙的是,在另一方面,他也扮演着关键零组件最大供应商或是最大买主的两种角色,却也是掐住大家要害的天使。

    以下为全文:

    从苹果CEO乔布斯、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金仁宝董事长许胜雄、友达董事长李焜耀到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他们有一位共同的头号敌人——三星集团。

    三星集团是全球营收最大的电子厂商,并且是全球科技版图中,拿下最多“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供应商,从半导体的DRAM与储存型快闪内存(NADNFlash)、到超薄电视机以及最当红的手机面板(AMOLED)等领域,都是世界第一。横跨电子零组件到品牌产业,经营范畴堪称是全方位。

    三星被全球重量级科技领袖锁定在雷达上,并且恨得牙痒痒的,连乔布斯都公开嘲讽三星是“学人精”(copycat),并且在美国与其大打官司;郭台铭更以“抓耙子”指责三星,要大家不要买韩国货;张忠谋也曾以“三星是可畏的对手,也是所有人的敌人”来形容。

    强烈手段蚕食占有率

    科技大厂如此敌视三星,并不是因为彼此之间存在产品与业务的竞争,而在于另外两个因素。

    首先,三星是“最出色的追随者”,从正面来看即是在产业发展上虽是后发,却能成功地先到达目的地,如同施崇棠所言,“复制后,再把你宰掉”。其次,三星能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贿选、逃税、背信、由被告转为污点证人,都曾经做过,但也都能“关关难过,关关过”,至今都是全身而退。

    三星将追随者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以半导体DRAM产业为代表作。1980年代,美日两大科技强国,投入发展DARM,IBM、Panasonic都是当时技术数一数二的业者,三星还是一个以卖冰箱为主的家电厂。

    三星看到半导体的商机后切入,凭借着灵活价格操控的优势,再加上政府给予大量租税等支持,最重要的是他们逐渐掌握着技术优势,慢慢地,美日厂商都被打出市场,三星稳坐全球第一,握有全球四成的占有率,生产制造领先其余业者1.5个世代。

    在电视领域,三星与索尼也曾合作、合资,三星是索尼的面板供应商,很快的索尼的技术被三星学光光,再加上价格不如三星灵活,龙头宝座易位。

    当三星跨足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时,由于三星是苹果的零组件供应商,两者却是对打的品牌,乔布斯担心索尼的历史发生在他身上,祭出控告手段来维持其市场优势。

    游走法律争取优势

    三星集团能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更是令大家印象深刻。例如,三星董事长李健熙为扩充其经营实力,对政治人物多所捐输,因此在韩国总统选举时曾贿选,后来又犯下逃税、背信罪,从1996年以来,曾三度判刑,但都得到缓刑,后来并因其拥有能为韩国争取2018年冬奥主办权的能力,获得韩国总统李明博特赦。

    同时在欧盟控告韩台面板厂垄断价格时,三星马上转为污点证人,免遭罚钜额罚款,其余被告如奇美电、友达、华映、瀚宇彩晶、LGD等业者却要被重罚,合计达到6.49亿欧元(约8.6亿美元)。

    掐住货源同业吞忍

    从苹果、台厂与三星之间的竞争关系来看,三星被视为是魔鬼。但微妙的是,在另一方面,他也扮演着关键零组件最大供应商或是最大买主的两种角色,却也是掐住大家要害的天使。

    分析苹果的供应链,根据MIC产业价值链研究报告,以iPhone为例,每一台iPhone原物料成本约184美元,三星拿到了面板、内存、应用处理器订单,总价值约80美元;台厂则以基频晶片、印刷电路板、镜头、机壳等附加价值较低的零组件为主,包括大立光等业者合计的总价值仅35美元,不及三星的一半。

    乔布斯虽然恨透了三星,但是三星却是掐住其货源的最大供应商。去年苹果向三星采购金额达到53亿美元,占三星营收的4%,因此未来彼此互控时,谁会是真正的受害者还不一定。

    同样地,台股股王宏达电的面板供应商也是三星,三星有着独步全球的主动有机发光二极体面板(AMOLED)生产技术,这种面板省电,而且萤幕亮度高,却常有缺货的问题,是牵动宏达电成长最大的关鐽因素,但由于三星也是手机大厂,彼此相处之道得充满着智慧。

    台厂罩门只当猎人

    三星在近十余年来快速崛起、壮大,带给全球电子产业新的震撼,也颠覆全球科技业的版图。台厂以往在科技业上具有优势的竞争地位,但近年逐渐被韩国替代,分析其原因在于台湾科技业发展上的两大瓶颈。

    资策会MIC产业情报所长詹文男一针见血地指出,台湾科技业第一个大问题,即是“猎人心态”,少了耕耘,而拚命的追逐商机,韩厂则是一步一脚印的扎根,成为建立起价值链“农夫”。

    嫁衣神功局限发展

    詹文男形容,台湾业者有着猎人的心态,看到产品商机好,就追着猎物猛打,透过降价竞争等各种方式争取订单;韩国厂商像农夫,愿意从翻土、施肥、播种,耐心等到收割,积极参与制订技术规格,取得在先进科技上的发声权,懂得养市场,并从品牌价值延伸至对业界的影响与驱动力。

    第二个瓶颈即是台厂过于发展“嫁衣神功”,中华经济研究院国际经济所长陈信宏则点出另一关键,台厂专心于代工事业,不少业者重复投资代工的研发,在产业创新价值链中,一直为人作嫁,练就一身“嫁衣神功”。

    简单来说,台厂“擅长解决别人的问题,却不擅长问问题”,长期下来,只能靠着微薄的利润苦撑。

    台厂应该打破以往过于讲究产业细緻化、专业分工的观念,建立以核心技术的龙头厂来建立起产业链。如同三星电子是掌握技术优势,藉由品牌终端去影响消费生态。

    台湾其实已经有业者在拉高层次,思考建立产业价值链。例如自行车大厂巨大在全球推广“A-Team”,建立一种自行车不再是交通工具,而是一种生活型态的观念,并且在大陆重要景点发展自行车步道,将这种观念打入人心,透过台湾过往在自行车制造的优势,把品牌延伸至创造“营造新的生活形态”,这将是未来台厂胜出的机会点。

    延伸阅读:三星营收十倍于台积电

    三星集团现在是全球营收最大的科技企业,以去年营收来看,相当于十个台积电的规模,然而最初三星只是一个卖鱼干、蔬菜到中国的贸易商。

    三星商会成立于1938年,创办人为李秉喆,即现任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健熙之父,集团在1969年成立三星电子。当时的三星与台湾声宝、大同等老牌大厂一样,是以卖冰箱等家电起家,之后一路扩展事业版图,现在旗下有物产、重工、寿险事业,甚至还跨足到纺织、饭店与游乐园区。

    李秉喆颇有远见,集团在扩增事业版图之际,他发现三星需要建立收集战情的作战室,因此在1986年时成立三星经济研究所,这个单位有一流的研究员,发行产业报告,至今仍是重要的研究单位,也为三星迈向国际化打下基础。

    在1987年时,李秉喆之子-李健熙接任董事长的职务,带领三星在20世纪90年代跃上国际舞台,在电子零组件上逐渐掌握竞争力,成为国际上重要的厂商。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三星电子一度受到重创,整个集团负债百亿美元,全球不少厂商认为三星可能从此一蹶不振,但事实不然,在短短的十年内,三星迅速恢复元气。

    其间,除了三星本身的努力外,韩国政府以“贬值救出口”,韩元对美元汇率当时在半年内一度重贬六成,助三星一臂之力,使其在出口上取得优势,得以重拾竞争力。

    2009年,三星电子市值一度超越半导体龙头英特尔;2010年全球企业市值更推升世界第37名,是日本索尼市值的三倍以上。

    三星在2010年的营收与获利都创下历史新高,合并营收已达到154.63兆韩元,约1389亿美元,年成长率达到13.4%,税后净利润16.15兆韩元,约145亿美元,比台积电、鸿海与宏达电三家公司总和还多50%。

    即使在事业体庞大的情况下,三星集团成长动能持续强劲。以其最大事业体半导体为例,2010年英特尔营收成长率高达24%,三星更以54%成长率积极追赶;过去十年,英特尔平均年成长率为3.4%,三星却高达13.5%,成为全球电子业最强劲的对手。

    
    0.38652300834656 s